特斯拉最近有点悲喜交加:一方面,是多重利好叠加带来的股价强势反弹。另一方面,其国产版本的Model 3被爆出现“减配事件”,引发诸多关注。

  继本周一(3月2日)股价大涨11.32%之后,特斯拉股价周二大幅高开,盘中股价涨幅一度接近9%。此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内蔓延的影响,美股暴跌,特斯拉股价已连跌5天。

  Model Y车型交付时间窗口临近,是特斯拉股价得以迅速反弹的重要原因之一。据外媒报道,首批Model Y车型最早将于3月下旬开始交付,其位于美国加州弗里蒙特工厂的停车场已经囤积了大量刚下线的全新Model Y。另外,今年4月份,特斯拉将对外公布其自主研发的动力电池项目内容,这也为特斯拉股价的上扬提供了一定的预期。

  自2019年推动国产化以来,特斯拉对国内资本市场的影响与日俱增,特别是近期,随着特斯拉自主研发电池项目信息的多次变化,A股相关概念股出现了数次较大幅度的波动。一块“薛定谔式”的电池,持续搅动着新能源板块。

  与之同时,国产特斯拉却陷入“减配事件”,部分已交付的国产特斯拉Model 3存在用较低版本的自动驾驶硬件型号代替环保信息随车清单上硬件型号的情况。3月3日,特斯拉在官方微博上回应称,这主要是因为供应链受疫情影响所致,将陆续为相关车主提供免费更换硬件的服务。

  特斯拉春季利好不断

  电池悬念搅动新能源板块

  新车首次交付时间一改再改之后,发布于2019年3月份的Model Y,或将成为该品牌交付周期最短的车型。外媒报道称,Model Y首次交付日期已经提前到了2020年3月15日。此前,该车型原计划的交付时间是2020年秋季。

  特斯拉Model Y的定位是紧凑型SUV,海外版售价为3.9-6万美元。官网信息显示,国内发售的Model Y包括长续航版、Performance 高性能版两种,官网预订价分别为48.8万元(人民币)和53.5万元(人民币)。

  海外版的提前交付,意味着国产Model Y的交付日期或也将大幅提前。有消息称,国产版本与海外版本零件共享率达到75%,国内消费者2020年买到该车应该不是难事。《财经》新媒体就国产版本Model Y提车周期是否会如海外版一样缩减,向特斯拉方面进行采访,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除Model Y之外,特斯拉近期还有另外一个重磅项目–动力电池的自主研发和生产。

  2月27日,electrek报道称,特斯拉动力电池自产计划“Roadrunner”正式启动,生产线位于美国弗里蒙特大沙漠区域内。该消息发布的前一日,日本松下宣布将在今年5月结束与位于纽约的特斯拉超级工厂2号太阳能电池联合生产的合作关系,并计划在9月底前彻底退出。此前,日本松下曾是特斯拉多年来唯一的锂电池供应商。

  就在松下宣布与特斯拉分手的同一日,宁德时代对外发布公告称,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月200亿元资金用于动力电池以及储能电池项目的建设、研发。今年1月份,特斯拉宣布将与电池供货商宁德时代建立伙伴关系,但对于采购规模和电池类型,双方均未做过多透露。市场普遍认为,宁德时代会将为特斯拉供应磷酸铁锂电池。

  特斯拉自主生产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迹象,要从收购超级电容器制造商Maxwell开始。从Maxwell获取的干电极技术,使其有能力生产更便宜、能量密度更高的电池。特斯拉的目标是,未来要将每千瓦时锂电池的成本下降到100美元的关口之下。国外专业能源机构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车用锂电池的平均价格为每千瓦时156美元,相较前一年下降13%。

  据了解,在4月份即将举行的“电池投资者日”活动中,特斯拉将会安排展示安装了新电池的Model X和Model S。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特斯拉尚未公布其自研电池的具体材料成分,近段时间以来,特斯拉在电池技术“口风”上的变化,让国内特斯拉相关概念股的股价坐上了“过山车”。在二级市场,特斯拉概念股从最初的“钴锂齐飞”,到“抛钴弃锂”,再到后来的超级电容悄然上位,特斯拉的一举一动,牵动着相关概念股命运的跌宕起伏。

  以钴矿概念股为例,2月18日,路透社消息称特斯拉将研发使用无钴电池,2月19日,Wind钴矿指数当即大跌4.55%,不少前期大涨的个股纷纷跌停,且至今能未见起色。

  事实上,特斯拉对A股的影响并非近日才出现,Wind数据显示,特斯拉指数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整体呈上涨趋势,其中多支个股累计涨幅维持在100%以上。

  数轮板块波动之后,机构的观点开始变得谨慎起来。国海证券谭倩团队认为,特斯拉电池技术被重视或在二级市场有参与价值,但短期尚未有产业基本面改善以及技术上的实质性突破。华泰证券黄斌团队也表示,如果特斯拉开发的下一代电池技术进入商业化阶段,特斯拉是否自产电池还需要综合考虑性能领先性和成本。

  行业分析师丁道师向《财经》新媒体表示,汽车产业链是一个多方协作下的工业集群产物,要抱着整个产业共赢的姿态共同发展,“不要想着什么项目都自己做”。另外,特斯拉自主研发电池,需要时间,更需要实践的检验,存在一定的失败可能性。另有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发展的话语权主要由几家行业巨头把控,资本炒作也有其内在的逻辑,特斯拉自研电池对资本市场的波动影响,不一定能够得到长期支撑。

  国产特斯拉遭遇“减配门”

  疫情影响不可忽视

  相比在资本市场的呼风唤雨,特斯拉在国产化的路上却因“减配”问题引发了关注。

  近日据媒体报道,部分国产Model 3车主反映称,其购买的车型实际安装的整车控制器代号存在与环保信息随车清单上型号不符合的情况,经过查询,环保信息单上提供的型号为Hardware 3.0 (HW3.0)硬件,而实际安装的型号为Hardware 2.5(HW2.5)硬件,后者是相对较为落后的自动驾驶计算机硬件型号。

  HW3.0发布于2019年特斯拉自动驾驶日,搭载的芯片为特斯拉自主研发的FSD芯片,而HW2.5搭载的芯片为芯片供应商英伟达提供的Drive PX2芯片。在算力上,两者存在较大的差距,前者为后者的21倍左右。最为直观的表现为,HW3.0可以识别交通隔离墩(雪糕筒),而HW2.5则不具备此项能力。

  实际上,HW3.0虽然拥有更为突出的自动驾驶能力,但成本方面却比HW2.5硬件控制的更好。得益于其核心配件在中国生产及自主研发的因素,其成本要少20%左右。

  3月3日,针对车主提出的减配问题,特斯拉在微博上公开回应称,上海超级工厂于2月10日开始复工复产。期间基于供应链状况,一部分标准续航升级版Model 3安装的硬件为HW2.5。

  

  (特拉斯微博公告截图)

  另外,特斯拉还表示,将按计划陆续为控制器硬件为HW2.5的中国制造标准续航升级版Model 3的车主提供免费更换HW3.0的服务。如果没有选装FSD功能,两个版本的硬件在驾乘体验和使用安全上基本不存在区别。

  FSD功能,即完全自动驾驶能力。特斯拉进入中国后,对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功能进行了调整,新车仅标配L2级别的基础驾驶辅助功能,其官网信息显示,如果需要具备自动辅助变道、自动辅助导航驾驶、智能召唤等FSD功能,需要另外支付5.6万元进行购买。

  有相关法律界人士对《财经》新媒体表示,如果证实在未提前告知消费者的情况下,特斯拉单方面的确更改了交付车辆的零配件,属于合同违约行为。

  从特斯拉公告中可看出,“减配门”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疫情影响,但疫情对特斯拉的影响或远不止于此。特斯拉上月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中,首次提到了“卫生流行病”这一风险因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能对公司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特斯拉表示,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如果本次疫情继续持续一段时间,全球范围内的供应链,尤其是汽车零部件供应链是否会受到影响,以及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特斯拉可能会遭遇与此类事件相关、且我们无法控制的费用或延误,这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的不利影响。”

  不过,也有机构从危机中看到了转机。摩根大通分析师表示,在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持续市场动荡中,投资者将能够以便宜的价格买到特斯拉股票。对于特斯拉,摩根大通给出了1060美元的目标价,这也是华尔街分析师给予特斯拉的最高目标股价之一。截至本周二美股收盘,特斯拉最新股价为745.51美元/股。

  文章来源:https://tech.sina.com.cn/roll/2020-03-04/doc-iimxxstf6414419.shtml